「北京賽車」以賽車遊戲作為形式進行的一種微信博弈

北京賽車

瘋狂的「北京賽車」其實質是以賽車遊戲作為形式進行的一種微信博彩,對此心知肚明的組織者孟達與參與者李智,所代表的正是所有遊戲人的心態,內心都很糾結,而現實中卻越陷越深:每個月只需動動手指就能讓孟達有幾萬元的收入;每一次單局下注後的「勝利「,都讓李智看到了自己「翻身「的機會……

「小1000;單1000;1、3、5各1000」。

在手機微信中輸完這一連串數字後,李智慢慢地將手機夾到了掌心中,然後雙手合十高高舉過頭頂,像「作揖」似的不斷晃動。

大約兩分鐘後,李智慢慢攤開手掌,在「試探性」的用餘光瞥了幾眼手機後,他看清了螢幕上顯示的「8 大雙」,他輕輕地搖頭笑了笑,然後猛然間將手裏的手機甩向了一邊。

短短兩串數字讓李智在兩分鐘的時間裏輸掉了5000元錢。

實際上,這款名為「北京賽車」的微信賭博遊戲,讓他失去的還遠不只這些。

「小遊戲」有「大目的」

蘭博基尼、保時捷、瑪莎拉蒂、阿斯頓馬丁……在李智的家中,這些世界知名跑車都能以模型或海報的「身份」被找到。

作為一位資深的汽車迷,李智在朋友向他推薦一款名為北京賽車的遊戲時,沒有絲毫猶豫便選擇了嘗試。

十輛顏色各異卻造型相同的「跑車」從左至右依次排列在起跑線後,伴隨着螢幕上「3、2、1」的讀秒倒計時和三聲響亮的「滴滴滴」聲後,十輛賽車同時從起跑線後飛馳而出。

粗糙的二維遊戲畫面,賽車全程自己無法參與操控,儘管朋友先前已經打了招呼「這與一般的賽車遊戲不一樣」,但這樣的遊戲體驗還是令李智大吃一驚,除了賽車啟動時那還算逼真的引擎聲效,這哪裏算得上是一款遊戲?

在朋友的講解下,李智總算明白了北京賽車的「真諦」,它的確不算一款遊戲,它只是以賽車遊戲作為形式進行的一種博彩。

「這可是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的正規彩票,放心玩。」當時朋友信誓旦旦的表情並沒有真的讓李智放心。為求保險,他在北京福利彩票的官網上搜索,確實查到了一款名為「PK拾」彩票的相關信息,這款彩票正是朋友向他展示的那款賽車遊戲。

在一些市面上的彩票發售點,也能夠買到這種彩票。

李智從家附近的一家彩票店了解到,雖然同為體育題材,但「PK拾」與一般的體彩有着顯著的不同,它依據的不是實際中比賽的結果,而是一套網絡自動系統,就是李智最初從朋友那裏看到的那十輛賽車自動比賽的電腦程式。

這種模式也使得北京賽車的每場遊戲時間很短,每5分鐘就會開一場,從每天9點開始到當日24點結束,每天開獎179次,屬於高頻彩的一種。

「別在彩票銷售點買,我拉你到微信群里玩。」朋友的一再強調讓李智心中又有了些許不安,這款遊戲其實並沒有吸引到他,但為了「不博」朋友的面子,再加上「隨便玩玩彩票萬一能賺」的心態,李智最終還是讓朋友將其拉入了一個有近100人的賽車交流群中。

他當時怎麼也不會想到,原本的「隨便玩玩」會成為今後的一場場「噩夢」。

借「殼」上「市」

在孟達的桌子上放着一台電腦,一部手機和一本攤開的筆記本,這些就是他最近的賺錢「工具」。

孟達最近的「事業」就與北京賽車有關,作為一位投資了10萬元的合伙人,孟達和另外幾名朋友共同「經營」着一個專門利用微信來下注的「北京賽車」彩票群。

「這個群就是為了下注玩北京賽車。」目前孟達所在的群共有成員50多人,與李智被拉入的賽車群相比,他們這個群還處在發展階段,而據孟達向法治周末記者透露,類似這樣的北京賽車微信群至少還得有幾十個。

「某某車友會」「某某交流群」……這些所謂的北京賽車下注群,一般都會打着其他旗號,「說白了我們就是借着『PK拾』的『殼子』,自己坐莊的『黑彩』。」孟達直言不諱,「這是賭博,哪敢大肆宣傳,都是靠群里的朋友再拉自己的朋友來玩,能拉來人的我們也會給至少200元的獎勵。」

很早就接觸並參與過微信北京賽車的楊明向法治周末記者坦言,北京賽車的玩法大概有兩三年的歷史了,但以前多是通過開設黑彩實體窩點或網站平台的方式進行,利用微信建立這種博彩賭局主要是從近一年多以來開始的。

目前在諸如大眾彩票網等不少彩票網站中,都有「PK拾」彩票開獎的直播,這成為了這些微信賽車群得以生存的「基礎」。

與開設一些「黑彩」網站平台相比,利用微信既不需要購買彩票原始碼,也不需進行網站維護,只要將能直播「PK拾」開獎的網址複製到微信群中,就可以開始下注了。微信自身的紅包及轉賬功能也很好地滿足了下注現金實時交易的需求,對於一些個別下注金額過大或超過微信轉賬限額的,也能通過銀行卡轉賬等方式來完成交易。

建一個北京賽車微信「黑彩」的門檻非常低,建群,找到「PK拾」開獎直播網址,能拉到人在群里下注,並通過微信紅包實時轉賬,就是基本套路。

至於開盤背後的「資金池」要投入多少,楊明表示那是「合伙人」之間的約定,北京賽車高頻的遊戲模式決定了它資金往來的迅速,下注實時轉賬,決定了「資金池」每一刻都有錢在流入,所以如果沒有大額下注者且賭中的話,「資金池」其實並沒有壓力。

組織者需要做的就是記錄和向一些企圖「賴賬」的人討錢,由於能夠加進這些微信群的基本都是靠群內人的「拉人」,都能通過關係找到,這也無形中降低了這些風險。

「低門檻、低成本、低風險。」這是楊明總結出北京賽車這種微信「黑彩」迅速蔓延的三大關鍵點。

規則「PK」

「PK拾」每5分鐘一次的開獎結果是不能造假的,但是微信群中的北京賽車在玩法上卻與正規彩票有很大的不同。

北京市豐臺區一家彩票銷售點老闆向法治周末記者介紹,正規發行的「PK拾」彩票普通的玩法是類似於雙色球的那種猜數字。

這一系統共有10輛賽車,分別對應着1至10號數字,下注者可以選擇最少一個、最多十個位置來進行投注,最後以10輛賽車先後到達終點的順序為開獎結果,如果下注者投注號碼與對應位置的號碼完全相同,即算中獎。

此外也有奇偶、大小的下注方式,即以前3名到達車輛的數字是否全部是奇數或偶數;3個數字之和的數值大小(6至12為小;21至27為大)作為結果。

與官方發行的彩票相比,微信群開設的北京賽車規則要「簡化」一些,只以第一輛衝過終點的賽車為準。

「這是為了便於統計,讓結果更明顯。」孟達介紹,押大小,押單雙和押車號是北京賽車微信群的3種主流玩法。

1至5號算小,6至10號算大;單雙則是指車輛號碼是單數還是雙數;押車號是具體猜幾號車能夠第一個到達終點,可以一次只押一個,也可以多押幾個號,增加中獎幾率。

這3種玩法可以單獨下,也可以綜合下注。像李智那種「小1000;單1000;1、3、5各1000」的下注方式就是綜合玩法。

微信北京賽車與「PK拾」最大的不同在於下注限額和賠率上。

以押大小為例,「PK拾」每注兩元,猜中得5元;而在孟達所屬的微信群中,單筆下注最低10元,上限3萬元;賠率則是單雙大小10元賠19元,猜車號10元賠90元。

這樣的投註上限和賠率在北京賽車微信群中並不算高的。

據孟達透露,具體的下註上限和賠率,主要根據莊家的資金量來決定,資金量小的,就不敢設太高;但他了解到有些大型的北京賽車微信群已經開始通過下設其他的小群來共同經營,莊家錢多,賠率設的高,玩的人也自然更多。

儘管官方規則可以被改得「面目全非」,但基於國家正式發行彩票這一「官方背景」卻是絕不能被「拋下」的,基於官方開獎系統,結果可以到福利彩票官網核對,也是孟達所在群內的「宣傳語」之一。

微信賽車群的「火爆」甚至搶了官方「PK拾」的生意。

據上述豐臺區彩票店店主透露,平時來店裏買「PK拾」的人不多,他知道很多人都選擇在賠率更高的微信上玩,「不過那畢竟是私人開設的賭局,是違法的」。

穩賺不賠的門道

「彩票是一種合法的賭博,賭博自然是輸多贏少。」經常買彩票且頻頻「失利」的人大多會以這些話來安慰自己,作為「黑彩」的組織者們更是深諳這其中的道理。

用官方開獎系統,莊家不操縱控制中獎概率;再加之設定的高賠率,北京賽車看似「公平」,其實莊家也絕對是「穩賺不賠」,這除了有賭博本身輸多贏少的特性外,背後的「門道」更是不少。

在每一個北京賽車博彩微信群中,負責刷廣告、發開獎直播網址和提醒下注時間的「宣傳員」以及通過微信紅包、轉賬來收取和支付給下注人獎金的「收銀員」都是「標配」,但其實群里還有一些平時很「活躍」的成員,他們的身份卻並非普通玩家那麼簡單。

作為「投資合伙人」之一的孟達,現在就在群里扮演着一個看似普通的「特殊玩家」。

「好幾把沒出大了,這回絕對出大,我50押大,有沒有不服要跟的。」孟達這番半開玩笑半「挑釁」的發言迅速得到了一位群友的回應,「我50押小,陪你」。

對於這樣的場面,李智並不陌生,在北京賽車微信群里,玩家間的PK算是一種新玩法,往往有人下注後「叫囂」,群里就會有回應的,有人押大,就有人押小;有押單的就有押雙的。

李智也曾經多次和自己群里的人較過勁,因為相比一個人去賭每輪賽車的結果,這種「對賭」不僅有實際經濟收益,還能體會PK掉別人的樂趣,這種群內PK一旦開始,一般都會進行幾輪,參與下注者也可能越來越多。

能點燃群內其他玩家的下注熱情,其實正是個別叫囂玩家的終極目的。

受到時間等因素影響,北京賽車每天179次的高頻開獎並不總是那麼有吸引力,群內成員也不可能從早玩到晚,所以「冷場」在各賽車群里並不鮮見。

一般「冷場」時間接近1個小時,在群內的個別「特殊玩家」就會帶頭開始下注,如果發現有玩家自己在玩,他們也會主動PK應戰,帶動群內氣氛。

「有人下注就有收入,群內的流水額就能提高。」這也是孟達這樣的小合伙人的收入來源,除了建群的大莊家外,其他投資者,大多是按出資比例從每日群內的總流水額中抽取收益。

為了能更迅速點燃群內玩家的熱情,一些賽車群還開設了一種更刺激的玩法——「吃單注」,即一方賭另一方單把下注的結果是錯的,如果最終下注方贏了,由對賭的另一方向其支付獎金;反之,下注方的錢將交給吃注一方。

這種玩法看似莊家有可能會收不到某筆下注的金額,但其實卻是莊家最願意看到的。

一方面這種玩法的對抗性很強,不管哪方被吃,往往都會繼續,金額也可能越下越大。

如果碰到群內成員和那些「特殊玩家」對賭,那莊家更是絕對穩賺,「因為我們下注前會提前跟莊家告知這幾次是『帶玩』,那樣只是在群里假下注,實際是不轉錢的」。雖然孟達偶爾也會真的下注去碰碰運氣,但多數情況下都是在「帶玩」,為的是讓群里其他不明真相的玩家掏錢下注。

「帶玩」也要講究技巧,不能總是在冷場的時候「挑頭」,也得在大家下注熱情高時穿插幾注;押注既不能太離譜,也不能下的太低,這樣既能增加刺激度,也能迅速讓下注金額攀升。

「『假喊』如果贏了,還要適時在群里發點幸運紅包,散這點小錢才能來大錢。」這都是孟達的「經驗之談」。

矛盾糾結的人心

像文章開頭那樣暴怒着將手機摔出的舉動,李智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了,他只知道,自從玩上了北京賽車後,自己的行為就不再像名字那樣「理智」了。

不到3個月就輸掉了7萬多元,「換誰也很難保持理智吧」。每每說到此,李智只能苦笑着猛吸手中的香煙。

直到現在,李智也沒敢跟家裏人說自己參與了「黑彩」賭博,但原本性格溫和的李智因輸錢而逐漸變得脾氣暴躁,也引起了妻子的注意。

李智一邊以自己所開的汽車配件店生意不好來「搪塞」妻子,一邊搜索網上那些所謂的北京賽車「必勝秘籍」,想儘快把輸的錢贏回來。

不過,一次次慘痛的經歷令李智明白,所謂秘籍只是心理安慰,這種電腦程式沒有什麼規律可循,即便有「貓兒膩」也不是能隨便摸清的。

「但只要上頭、較勁,絕對是輸錢沒商量。」李智就曾經因賭氣似的連續追小,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裏,損失了近一萬元。

「賭博不是不能贏,而是你贏了的錢最終還會繼續扔進去,直至賠光;那種第一次50元押不中,第二次就押100元,想通過倍投來回本的方法,更是讓人越陷越深。」已經悟透了的李智曾不止一次地選擇退群,並咬牙發誓再也不玩了,但每次他都會讓群里的朋友再把他拉回去,「還是想把輸的錢贏回來。」李智的這一「願望」已不知被打破了多少次。

和李智一樣,身處不同「陣營」的孟達也很糾結,儘管上個月他僅靠抽流水就掙了好幾萬,但他現在也在猶豫是否還要繼續參與到這個「賺錢」的行當中,「因為這畢竟是網絡賭博,數額也不小」。

據孟達透露,有時趕上周末或者有下注「紅了眼」的人,這個50多人的微信群一天的流水額就能達到幾十萬元。

「這樣的微信群並不少,抓也先抓大的,輪不上我們。」儘管在不斷的自我安慰,但孟達還是悄悄地上網查過組織網絡賭博被抓將如何判刑。

然而,內心的「糾結」卻並未讓兩人在現實中及時收手。每個月只需動動手指就能讓孟達有幾萬元的收入;每一次單局下注後的「勝利」,都讓李智看到了自己「翻身」的機會……兩人依舊在這條微信黑彩賭博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電影《瘋狂的賽車》曾經令李智很着迷,反覆看了很多遍;如今這現實中「瘋狂的賽車」更是令他「深陷其中」,只不過他已漸漸明白,與電影的喜劇收場不同,這瘋狂的「北京賽車」最終帶給他的可能只會是無盡的悲劇與傷痛。

發表迴響